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wic.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巅峰都市》最新章节。

赵昶在郭靖、黄蓉和朱子柳进屋之后就出门安排茶水、点心了。他本是家仆,虽然近些日子跟主人家相处很是自由,有外人的时候必要注意身份,绝不失了礼数,因此安排妥当之后就在门外守着了。

龙不喜交际,与郭靖等人更是不熟,奈何他淡漠性情深入人心,哪怕披头散发、一门心思与幼豹逗玩也引不起众人反感,只在有人提到他时,应一两句,全然置身事外。

欧阳锋是老江湖,徒儿安安静静装冰雕,如此一来,只能由他答对了。

说话间,黄蓉瞥眼看到桌上的《五毒秘传》,问道:“这是李莫愁的那本吗?”

欧阳锋道:“我孩儿给我看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拽拽龙的头发,问道:“是那女娃娃的吗?”

龙点道:“是啊,这是陆无双从李莫愁那里偷来的,我是她师叔,她自己放着不安全便给我了。里头有冰魄银针和赤炼神掌的解药配方,郭夫人想看就看吧,凭您过目不忘的本事,记住不难,免得抄录了。”顿了顿,抢过头发,接着道:“我派出了魔头,危害江湖多年,实在惭愧,各位如果以后见了她,直接打杀就是,无须顾忌我和过儿的颜面。”

江湖中人之间发生了仇怨,最怕关系牵扯。李莫愁纵横多年,全真教作为正派大教,一直心有不满,想要出手收拾,无奈,一方面本事不济,多次降魔未遂,二方面,他们关顾着祖上两家关系,一直手下留情。今日,龙这样讲就是彻底断了李莫愁的后路,从此以后,只有一个洪凌波与她相依为命了。

郭靖赞道:“公子甚明道理。”

龙道:“郭大侠过谦,本来我师父是想留我师姐性命的,不过她变本加厉,越来越恶,死有余辜罢了,能留全尸就留,不能的话就算了,扔在山间也对得起她。”

郭靖听龙说得冷然,一时接不上话。他本性憨厚,就算惩治恶人也不会让人家暴尸荒野,这样的做法,他无法认同。

黄蓉知道丈夫尴尬,笑道:“既然龙公子许了,那我就好好记一记,以后多配解药,也好多救性命。”顺势拉着郭靖一起看《五毒秘传》。

氛围有些尴尬,朱子柳正要攀谈调节,这时,杨过走了进来。

杨过见到郭靖等人之后,不禁一怔。

得知父亲是个坏人之后,杨过的心情一直难以平静。

杨过明白了母亲、郭靖、黄蓉、柯镇恶、丘处机这些人为何看到自己会面露艰涩,好像透过自己在看另一个人,也明白了为何身边所有人对自己的父亲只字不提,遮遮掩掩,甚至在自己询问的时候怒气勃发。杨过总是忘不了,郭靖送他去终南山投师的那一年。

那时,两人扮作村夫才赶到终南山,正在一间小庙里休息。杨过听到郭靖说自己的父亲曾经是丘处机的俗家弟子,不知怎的,突然问起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被害死的。杨过永远记得,自己的问题出口之后,素来对自己厚爱的郭靖怒拍石碑,声若惊雷,震耳欲聋。

或许,从那天起,在内心深处,杨过自己也把父亲当成了禁忌,再也不曾挂在嘴边了。

时隔多年,从龙的口中得知父亲的信息,杨过很惊讶,进而得知父亲不是自己幻想的英雄后,杨过心如刀绞。他知道龙不会对自己说谎,自己的父亲多半是那样的人了,但是在心底,他还是抱着丝丝的希望,希望往事之中存在阴差阳错,可以让自己的父亲可以不那样难堪。

一个邪恶的父亲,是杨过难以接受的,然而,让杨过更难以接受,甚至恐惧的是,自己是恶人之后。

常言道:“有其父必有其子”,杨过是很害怕,自己是不是会走上父亲的老路,一步一步成为一个同样为人唾弃的恶人,一个不容于世的无耻之徒。

不容得杨过多心,他想啊,自己从小顽劣,打伤过小武、险些打死鹿清笃、连累孙婆婆惨死、情不自禁冒犯师父害得其呕血重伤。现在,自己又不顾人伦,非要喜欢自己的身为男子的师父。

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父亲邪恶的血脉作祟呢?

杨过不禁心惊胆颤:“坏人没有资格为人喜欢,不配为人怜惜,那么,龙哥哥一直不肯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是恶人之子,会不会因此弃我而去。”想到这儿,杨过如堕冰窖,惊惧不已。

初识爱情的少年本来就心思敏感,容易患得患失,对心中之人的一举一动都重视得不得了,杨过又因为成长经历,时常自卑,想得就更多,更乱。

幸好,龙是在杨过的身边的,让他能有沉心思考的勇气。

杨过明白,只有清楚地了解父亲过去,自己才有自救的机会,因此决定要向郭靖、黄蓉询问关于父亲之死的详情。杨过变得急切,迫切,却没想到在中途会跟金轮国师打上一架,更在这场无聊的架打完之后,自己迎来了第一次情动,又做了坏事。

杨过吓坏了,情急之中,灵光一闪。他告诉自己:“龙哥哥是纵容我的,我是个坏小子,多做一些坏事也无所谓了,决定利用龙对自己无边的纵容将人永远束缚在身边。”

杨过不懂感情、不懂情动是真的,感慨、威胁、恳求也是真的。

事实证明,杨过对龙有足够的了解,他的亲爱师父总是愿意对他心软,哪怕立下重誓在所不惜。

得到保证的杨过终于安心了。

既然知道了龙不会离弃自己,杨过再也没有什么顾忌,只想与郭靖、黄蓉摊牌

之后,与龙一起跟着欧阳锋远走高飞。

不过,如果父亲之死另有缘由的话,杨过决意不放过任何一个仇人。

是以,在事情弄清楚以前,杨过无法安然自若地面对郭靖、黄蓉。

明知道龙喜欢整洁的杨过除非故意而为是不会允许自己乱糟糟的出现在龙的面前的,所以,当他洗完澡之后,早就打理好了自己。然而,正要出门的时候,杨过听到了走廊里的郭芙的刺耳的欢笑,得知了郭靖和黄蓉的到来,心中一动,重新扯下了发带,将头发打湿,打乱,借着乱发遮挡眉目间不自然的神情。

无论是谁,出丑人前的时候,脸色总是会有变化的,不是吗?

杨过清楚自己年轻,阅历浅薄,掩饰情绪的功夫不到家,索性半真半假,以惹人笑话、不合礼仪的姿态大喇喇现于人前。

龙见杨过神色不自然,怕被黄蓉看出端倪,冷冷道:“过儿,知道这是什么时节吗?怎不擦干了头发再出来。”大有责怪之意。

杨过心道:“郭伯母果然什么都没发现。”暗暗窃喜,略一定神,拱手道:“郭伯伯、郭伯母,朱大叔,让你们笑话了。”不好意思抓抓脑袋,将一头散乱的头发抓得更乱,快步走到龙的身边,抓起龙的一缕头发,调皮道:“龙哥哥,你还说我,你不也是这样吗?”

龙问道:“你要管教我?”

杨过赶紧摇头,挥着手,忙道:“不敢,不敢。”说着,绕到龙的背后,俯身压在龙的身上,亲亲热热搂着龙的肩膀,冲着郭靖、黄蓉嘻嘻一笑,脑袋一偏,将脸面扎进龙的头发里,拱来拱去,好像故意跟师兄撒娇,借着发丝间的空隙观察郭靖和黄蓉的神态,讨好道:“瞧,我这不是着急给你送簪子嘛,我顾着你就顾不得自己了。”

龙从杨过手中接过发簪,随手放到桌上,偏头斜睨杨过,动了动肩头,说道:“还敢狡辩,你若病了,别指望我会照顾你。”语气虽然冷,但里头的意思全是关怀,就像是寻常人家的兄弟,大的见了小的不乖,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哪怕自己没有做好,往往也会充当大人的角色,出言提醒、斥责。

杨过笑嘻嘻道:“你若病了,我一定照顾你。”

第一时间更新《巅峰都市》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超凡机械城

苏子欢

神医小仙农

花萝卜涛涛

形容森林阴森恐怖的成语

北鹿

凡女倾天下之凤凰印

小慧加油

穿越之绝代佳妻

黑暗很天堂

我吞了一只鲲

卿萌萌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