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wic.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末世之新武时代》最新章节。

郭靖“恩”了一声,看了看杨过,踌躇半步,也出去了。

如此一来,屋中只剩下杨过、黄蓉二人。

黄蓉道:“过儿,先起来吧,这里没外人了,咱们有什么说什么?”说着,锤了锤后腰。方才一阵又惊又吓,黄蓉好像动了胎气,肚子有些不舒服。

杨过瞧了一眼,见黄蓉脸色憔悴,本想置之不理,但终究拧不过良心,忘不了龙的教导,顺从起身,扶着黄蓉坐下,站在一旁,还是不说话。

黄蓉道:“脾气是怪了点儿,心肠倒不坏。”

杨过心中一动,知道黄蓉是在说自己,仰头看着屋顶,嘟囔道:“心肠好也不是全真教的臭道士教出来的。”

黄蓉轻轻一笑,道:“恩,全真教里头良莠不齐,确实不见得都是好心肠的人。那年,你郭伯伯带你投师,打趴下了一群道士,老的不在意,小的却不然,那些道士怀恨在心,把气都撒在你身上了吧。”

杨过道:“是啊,反正我到哪儿都是被欺负的命。谁叫我顽劣不堪,大逆不道,不懂得溜须拍马,不懂得阿谀奉承,只知道跟师父对着干。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郭伯母放心,我谁也不怪。”

黄蓉听杨过语气老成,通透,觉得有趣,心中愈发好奇是谁将杨过教导成这样,顺着道:“懂那些有什么用,谁年轻的时候还没脾气,当年我没嫁给你郭伯伯时候,那帮道士天天‘小妖女’前,‘小妖女’后的叫我,还想过撮合你妈妈跟你郭伯伯呢。可到最后呢,我还是嫁给你郭伯伯,而丘处机他们现在还得尊称我一声郭夫人,黄帮主,可笑不可笑。”

杨过听黄蓉提到母亲,有了兴趣,看向黄蓉,希望她多说一些。

黄蓉笑道:“站着多累,坐下聊不是更舒服吗?”

黄蓉提到穆念慈只是为多个说话的引子,并不真的想多聊。提到穆念慈就定要提到杨康,而杨康的死又跟自己和郭靖有些关系,轻易说不清楚的。

杨过听黄蓉语音柔和,微微不自在,挠挠头,绕过黄蓉坐到下首处,懂得尊卑之别,不与黄蓉平起平坐。

黄蓉见杨过行为,心中一动,问道:“你明明什么都懂,为何执意顶撞你郭伯伯,心平气和将事情说清楚不好吗?”

杨过道:“我就是气不过,也不明白。”

黄蓉道:“气不过什么?不明白什么?”

杨过撇撇嘴,道:“气不过你们问都不问就冤枉我。”看着黄蓉道:“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问都不问就冤枉我。”深吸口气,接着道:“以前,在桃花岛的时候,我确实顽劣,有些事情确实做得不对,你们误会我,情有可原,那是我活该,可几年没见了,你们还是这样对待我,我实在不能理解,难道人不会变吗?难道小时候顽劣,长大之后也顽劣吗?常言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大恶人都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为什么我没有?难道我就如此不知羞耻,不知长进,不懂得学好吗?”

黄蓉赞道:“说的好!”心有感触,想着以后对待杨过得宽容一些。

杨过得了黄蓉一句夸赞,心中略微得意,觉得事已至此,没有必要在郭家逗留,站起身来,拱手道:“郭伯母,我是名正言顺退出全真教,方才所说无一字是虚言,您若不信,大可等全真道士到来之后亲自对质,小侄赶来此处,乃是听洪老帮主吩咐,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话已传到,就不多留了,就此离去。刚刚,我莽撞顶撞了郭伯伯,没有脸面再见他,请郭伯母劳烦转告侄儿歉疚之意,您二位于我有救命、教导之恩,杨过终身不忘。”跪地三叩首,转身就要推门而去。

就在这时,忽听身后“哎呦”一声,黄蓉脸色刷白,冷汗淋漓,颤颤巍巍扶着椅背。

杨过急忙奔过去,扶着黄蓉免得她跌落,急问:“郭伯母,你怎么了?”

黄蓉道:“我前些日子练功岔了内息,方才急于起身,不甚牵引内息乱窜,怕是要动胎气了,快、快去叫你郭伯伯过来,替、替我平稳内息。”

杨过已搭在黄蓉腕上查探,顿觉黄蓉情况凶险,哪里能够拖延,等郭靖到来?于是,当机立断,与黄蓉单掌相对,缓缓运功,为其调理内息。

半柱香时间后,杨过和黄蓉皆满脸汗水,不过,黄蓉脸色已经红润,内息平稳了。

黄蓉感激道:“过儿,多亏有你,否则今日我们娘俩儿要命丧黄泉了。”

杨过道:“郭伯母别这么说,这是我该做的。”

黄蓉问道:“过儿,你内力之高远超同龄,是跟谁学的功夫?”

杨过不愿透露龙的姓名,微一沉吟,缓缓道:“他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黄蓉一怔,笑道:“好吧,你不想说,我不问了,过儿,我一直对你有成见,真是错怪你了,我得跟你说一句‘对不住。’”

杨过心中一酸,也笑道:“您对我也不差,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没有谁对不住谁。”

黄蓉听他这般讲,心里头顿生温暖,趁机道:“我不如你郭伯伯,他是真心待你好,可是啊,他心眼儿太实,说好听点儿叫憨厚淳朴,往不好听了说就是愚笨,很多时候辞不达意,对你的关心表现不出来,你也别怪他,这几年来他对你甚是想念,时常念叨,既然来了,就多待些时日吧,也让他高兴高兴。”

杨过道:“郭伯母美意,小侄心领,不过,我前些日子犯浑,惹恼了我那对我最好的人,气得他远走,我得赶紧去寻,求他原谅,所以不能耽搁了。”

杨过本想说“我前些日子犯浑,惹恼了我师父”但话到嘴边,想起自己做的“恶事”,哪里是将龙当成了师父呢,于是改口,说成“对我最好的人。”下山之后,杨过一路追寻,时时思索,虽然不甚明了,但心里头却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也不愿将龙当师父看待了。只是眼下寻人,求宽恕才是要紧事,其余的,不容杨过多想。

黄蓉听杨过言语闪烁,想必内情复杂,但为了丈夫心情,还是想将杨过多留几日,问道:“你知道去哪里找吗?”

杨过摇头。

黄蓉道:“不如这样,等英雄大会之后,我派丐帮的弟子帮你打听,这样岂不是会容易些。”

杨过再次摇头。

黄蓉又道:“过儿,你想好寻到人之后该如何吗?”

杨过迟疑,还是摇头。

黄蓉道:“你既不知道去哪里去寻,又不知道寻到之后该如何做,岂不是白费力气奔波?不如咱们一起商议商议,拟定个好法子?”话里话外还是想将人留下的。

杨过道:“郭伯母,您的意思我懂,可是我不能留下。他对我最好,只要我求他,他就一定会原谅我。”顿了顿道:“杨过没什么良心,也不是什么英雄豪侠,没做过多少好事,更没有郭伯伯为国为民的大仁大义,但在这世上,我可以辜负所有人,唯独不能辜负他,不能忘记他对我的好。”

这番话讲得极端,就像杨过这个人一样,自私却真诚,可谓至情至性。

黄蓉听杨过说得情真意切,难得动容。她受到杨过言语中浓厚的深情感染,不禁设想,这番话若是从郭靖嘴里说出来,会是个什么味道。

然而,脑中才浮现郭靖憨厚傻样,黄蓉便暗自摇头。

若是被郭靖听到这样情深意切的言语,他心中肯定不喜,也理解不了,反而会借机教导杨过什么是“侠之大者”、什么是“大仁大义”。

黄蓉想:“如果换靖哥哥来说,一定是宁可辜负自己,辜负我,辜负女儿,辜负了全家,也定不会辜负天下人,唉,我的靖哥哥呀!”

郭靖心怀天下,一身侠名,名副其实。

黄蓉作为他的妻子,亦与有荣焉,以丈夫为骄傲,但是,黄蓉终究是个女人,哪怕年轻时多么调皮,鬼灵精怪,融入家庭之后,纵然身为一帮之主,智谋无双为人乐道,也不过是个简单、普通的妇人,时刻为丈夫、儿女操劳,要洗手作羹汤、料理家务。

因为深爱郭靖,黄蓉欣赏郭靖的憨厚、纯朴、侠义心肠,心甘情愿追随郭靖,同样为国忧心,为民劳力。黄蓉知道郭靖爱她,情深似海,此生不变,更知道郭靖性格敦厚,不会油嘴滑舌。因为相爱,黄蓉把郭靖的笨拙都当成了可爱、可贵的好品质,然而,在这世上,有哪一个当妻子的不希望丈夫对自己讲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呢?

更何况,珠玉在前,黄蓉的父亲黄药师同样是个至情至性之人。黄蓉随父亲长大,目睹父亲如何思念逝去的母亲,对男女之情有自己独到的理解。同时因为郭靖,黄蓉又对家国之情有所体悟。

第一时间更新《末世之新武时代》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义门演义

夏月芙

异界第一女主角

世界如此喧闹

简媜海誓是什么意思

墨香阁二哥

妙手小医仙

楼久亦

精彩极了和糟糕透了一等奖

安瑾橙

喜马拉雅山麓读音

南归月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