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wic.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独孤皇后伽罗传》最新章节。

樊一翁提点道:“师妹,好人不多见的,咱们能碰上这位赵兄弟是万幸,你以后见了旁人,可不能随便轻信。”樊一翁口中的师妹自然是其师父,绝情谷主,公孙止的女儿,公孙绿萼了。

公孙绿萼从未出过绝情谷,犹若白纸一张,于世外险恶丝毫不知。樊一翁拜入绝情谷以前,曾在江湖上行走,经验不少,因此,时时刻刻提点师妹,莫要吃了亏。

公孙绿萼点点头,紧了紧披风,跟着樊一翁走出客店,再去寻住处。

然而,在兵荒马乱的时候,有多少人敢轻易伸出援手呢。

樊一翁和公孙绿萼沿路敲门,沿路询问,沿路被拒绝,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镇外。

公孙绿萼心地善良,没想到谷外的人竟如此冷漠,不禁沮丧,心头更是一片茫然,不知如何是好。

樊一翁安慰道:“师妹,事已至此,着急也没用,好在,现在还不是冬天,不算难熬,生堆儿火烤着,也能凑活,只是不舒服罢了。”

公孙绿萼叹道:“还求什么舒服啊,有条命就够了,总好过”长长一叹,眼中泪珠盈盈。

樊一翁柔声道:“师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有待来日吧。快把眼泪擦擦,大冷天的,冻伤了脸可难受了。”

公孙绿萼点点头,赶紧抹了眼泪,抬头间,突见林中有火光闪动,伸手指着道:“师兄,那里有人。”

樊一翁顺着公孙绿萼的手指方向看去,正好看到火光中有人影晃动。他侧耳听了听,觉得说话之人声音挺熟悉,心中一动,说道:“哎呀,是那位赵兄弟,原来他也没地方住。”

公孙绿萼想起赵昶相助恩德,说道:“他是好人来的,咱们去找他吧,也好互相照应。”

樊一翁心想,自己和绿萼无依无靠,能多认识朋友也好,赞同道:“好,咱们过去,正好多拉拉交情,也好打听打听现在什么世道。”

公孙绿萼和樊一翁怎么会离开绝情谷,在外行走?这事儿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那时,李莫愁与龙一战,身受重伤,眼看着就要被龙一剑削首,命丧当场。岂料,武三通突然发疯胡闹,给了她逃命之际,躲过生死大劫。

然而,武三通发疯

也不是胡乱发疯,乃是看到了李莫愁,想起了当年老婆惨死,怒极攻心,要亲手斩杀李莫愁以报血仇,不想假于他人之手。当日,武三通被欧阳锋拦下,眼看李莫愁逃窜,不多阻拦,转身追着李莫愁而去。

李莫愁和徒儿洪凌波一路逃窜,为了分散武三通注意,不多时便分开行走。她本意是祸水东引,想着,武三通神志不清,或许会追着洪凌波而去,从而放过自己。她哪里知道,当日陆家庄灭门,武三通根本没见过洪凌波,只记得赤炼仙子,仍紧追不放。

李莫愁后悔自己失掉了助力,只能咬牙逃命。若在平时,她是不将武三通个疯汉放在眼里的,虽然不能抬手一击致命,但斗过几个回合,发射冰魄银针要了武三通的命还是能轻易做到的。然而她被龙打得满身是伤,心气已馁,没了斗志,不愿与人缠斗,于是,凭着古墓绝顶轻功只逃不打。然而,时间一长,李莫愁便有些支撑不住,反观武三通初时追得费力,但气力长久,厚积薄发,越追越起劲,眼看着就要追上了。

李莫愁暗自惊骇:“没想到这个疯子居然功力提升了这么多,此时硬拼,我可要吃大亏。”轻功不停,穿林过山,慌不择路间闯入了绝情谷,阴差阳错被公孙止救下了。

武三通因为态度蛮横,行事乖张,被绝情谷中人当成入侵之人,当即双方动起手来。绝情谷弟子以得意渔网阵围堵武三通,将他逼入了情花坳,进而将人擒获。

大敌已去,李莫愁心下一松,眼前一黑,晕在了当场。

公孙止清心寡欲多年,乍见李莫愁虽是道姑打扮,但容貌艳丽,生平未见,霎时起了淫思邪念,要将人留在谷中,纳为夫人。不过,他也知道道姑看重清白,若是不用非常手段,李莫愁肯定不会从了自己,暗中谋算,把心一横,有了计策。

公孙止在李莫愁昏晕之时,再加点了李莫愁的穴道,使其暂时失去知觉,绝不会醒来,然后,抓了情花撒在李莫愁身上,让无数尖刺刺入李莫愁身体,使其身中情花剧毒。待李莫愁醒转后,公孙止谎称,当日李莫愁体力不支、昏晕在地,恰好跌入了情花丛。谷中人都在对付武三通,一时没有察觉,等察觉得时候为时已晚。

李莫愁当日昏蒙,稀里糊涂,就这样信了。

至于情花解药,说来也巧,那时正好被老顽童偷走了,无须撒谎,可如实相告。不过,公孙止没出过绝情谷,不知道老顽童周伯通是谁,只道他是个疯癫老头。

李莫愁行走江湖多年,消息灵通,将公孙止所言之人与脑海中的人物一一对应,猜出了周伯通的身份。然而,她与全真教之间梁子不小,要去跟人家祖师爷讨解药,岂不是主动送命上去,心念一转,决定利用公孙止拿回解药或哄骗公孙止为自己找寻或配置解药。

李莫愁不是傻子,察言观色的本事不低,自然看得出来公孙止对自己的美色有贪恋。

李莫愁是古墓派出身,压制七情六欲的本事不小,情花毒发作甚少,仅有两次。公孙止不知道李莫愁心有所属,还以为情花毒发作是因己而起,殷勤备至,却没告诉李莫愁只要超过了十二个时辰,就算吃了绝情丹,情花毒也解不了,暗中留了一手。

原来,公孙止一直求而不得,心中再次生了波澜。他想,自己避居幽谷多年,不知道错过了多少好女子,不如借此机会,出得谷去,余生好好快活。只是,他想到自己的原配夫人,裘千尺,不禁将裘千尺与李莫愁的样貌相比较,最后认为李莫愁可算是第一美人,若是不吃到嘴里,那是大大的亏输,执念已生。

两人各怀心思,都不说破,若即若离地相处了起来。

身在绝情谷,不备绝情丹,就是死路一条。绝情丹何等珍贵,公孙止不能不拿回来,是以,他借着为李莫愁奔波劳碌之名,派遣弟子出谷寻找周伯通身影,终于在襄阳城外寻到。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绝情谷和蒙古有了勾连。公孙止到底不熟悉外部世界如何,跟金轮国师等人商议之后,外借带刀渔网阵主蒙古擒拿郭靖,反之,要求国师等人设法讨回周伯通盗走的物品,于是,有了以武三通换取丹药之事。

不过,双方都没想到,古墓金铃软索功夫和金丝手套是带刀渔网阵的克星。战场之上,绝情谷弟子还没来得及接近郭靖就被杨过打退,没派上丝毫用处。怪只怪,他们与世隔绝,消息闭塞,自高自大罢了。

绝情丹回到谷中之后,公孙止行事不似以前那般小心翼翼,有恃无恐,被李莫愁发现了痕迹。然而,性命在他人之手,不得不从,李莫愁只能尽力迎合。她心中只爱陆展元一个,哪儿能轻易接受公孙止,因而虚与委蛇,不住地拖延时间,伺机盗取解药。

如此一来,李莫愁和公孙止从互不点破变成了暗中较量,一直到了黄药师和周伯通等人到绝情谷求取绝情丹之时。

李莫愁见了黄药师和周伯通两位强敌,不敢硬碰硬,只好依附公孙止,希望得其保护。

公孙止见得了机会,趁机提出婚事。

李莫愁没办法,只好答应下嫁,心中却打算着,事成之后,杀公孙止后快。

黄药师从欧阳锋处得知毒药解药相生相克之理,见一对恶人要成亲,不多纠缠,当日就离开了绝情谷,当夜李莫愁和公孙止洞房花烛之时,返回采摘断肠草,顺利返回襄阳,至于李莫愁动没动手杀了公孙止,他们是不知道的,仅仅是猜测罢了。

事实上,李莫愁是想洞房之际,趁公孙止不察,用冰魄银针将其扎死。她盘算着,若是清白得保,自己就占了绝情谷,慢慢找解药,若是清白难保,便要拉着公孙止同归于尽。

决意之时,李莫愁不禁感慨自己命途多舛,感情不顺,难免忆起了陆展元、想起了当年与陆展元的甜蜜时光,以致情花毒发作。

情花毒发作起来,周身剧痛无比,令人难以忍受。

李莫愁终究做不到委身于人,换上火红的嫁衣,精心梳妆之后,狠了狠心,将冰魄银针扎在了自己的身上,幻想着自己成了陆展元的新娘,闭目待死。

岂料,世事无常,她竟没死。

不过,正因为求死一遭,她晕厥了七日七夜,躲过了洞房花烛,保住了处子之身。

事后细想,李莫愁明了,暗赞以毒攻毒果然是妙理。

原来,冰魄银针之毒乃属寒毒,情花之毒乃属热毒,两者相遇,互相抵消,反而使得情花毒少了大半。李莫愁会用毒,但于毒理所知甚少,这一回,以冰魄银针消解情花剧毒纯属阴差阳错,误打误撞。

李莫愁大喜,趁公孙止不备,吃了随身携带的冰魄银针解药,除去体内冰魄银针的残毒。古墓内功讲究断情绝爱,李莫愁没有练到《玉女心经》,内功法门没有发生变化,不似龙一般可以动情。情花发作乃是有欲念引起,加之,李莫愁痴情多年,一并爆发出来,威力非同小可,虽然有幸保住了命,但着实受了大损伤。此后,李莫愁缠绵病榻,表面上对公孙止温温顺顺,似生情意,暗中寻找绝情丹。

第一时间更新《独孤皇后伽罗传》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你挺软的

居羡竹

第十代的生涯

那那

霍少又被拍卖了

皖小伊

葬天舞曲

那坡里黄绿

葬道之路

蒲小英

至尊无良系统

孙青芒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