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wic.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盘锦北旅田园一日游》最新章节。

再加上,裴云轻临时搬回罗家住,这些天两人几乎没有亲热过。

感觉着她的指尖,隔着衬衣划过腰背,男人的肌肤也是一阵情不自禁的颤栗。

唐墨沉一阵懊恼。

是啊!

今天是他和她结婚的日子,洞房花烛夜,他怎么能这么煞风景?!

抬眸,对上她的视线,唐墨沉大手抬起来,扶住她的小脸,指尖在她的颊上轻轻抚了抚,唇就抬起来覆住她的。

起初,只是动情地吻着她的唇。

然后,男人一点点地将那个吻加深。

原本,裴云轻坐在沙发上,向下倾着身,倚着他,不知不觉地就换了姿态,被他压在身下。

女孩子的背倚在沙发背上,男人的一只手掌撑着沙发,一只手掌就伸到她的背与沙发间的缝隙,撑着她的腰身与他贴近。

两人的呼吸都是越喘越急,彼此都感觉到心灵深处对对方的渴望。

火焰已经燎原,等不及去客房。

男人抬手扯开衬衣的衣扣,衬衣松松地搭在肩膀,衣袖还裹在臂上,就将她压在沙发上。

黑色沙发上,两只交叠的手掌,彼此握紧,亲密无间。

紫金公寓。

程天佑再一次抬起右手,将房门扣响,然后门内依旧无人回应。

他退后一步,扬扬下巴。

“把门打开!”

一旁站着的开锁人,立刻走过来,取出工具,一分钟不到已经将门打开。

从身上摸出钱包,随意扯出几张现金递给他,程天佑迈步走进公寓内。

随手按下电灯开关。

灯光亮起来,映亮客厅。

一切都是他来时候的老样子,但是……有的地方不一样了!

程天佑的目光落在钢琴上,那里放着的那盘绿植他送给她的那盆花不见了。

没有停留,他大步走进卧室,推开衣帽间的推拉门。

衣帽间内,空空如也。

拉开抽屉,里面也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臭丫头!”

程天佑低骂出声。

从婚礼离开之后,他直接赶到missqueen的公司,她不在。

公司职员告诉他的事情和裴云轻的说法一样,只说是missqueen到外地采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问电话,对方也只说没有,最后被他逼得没办法,只好把宁泽天留下来的一个邮箱地址给他。

程天佑又不甘心地跑到紫金公寓来蹲守,结果,等到现在也不见她的人影,最后,他只好请锁匠把门打开。

衣服一件未留,小绿植也带走了,架子上的唱片、钢琴上的手稿……全都不见了。

这个臭丫头,真得和他玩失踪?

程天佑失笑,转身走出公寓大门。

重新回到桌上,他摸出口袋里的字条,琥珀色的眸扫过上面宁泽天的留下来的邮箱地址。

男人懒洋洋拿过手机,进入邮箱,迅速编辑一行文字,手指抬起,笑着按下发送键。

“臭丫头,我等你自投罗网!”我们的客户端上线了,请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下载!

包装从来都不是小问题,尤其是对长久的生意来说,从来都是极需要重视的问题。

而在眼下,可供选择的不多。

首先是家中土黄色的陶土酱缸,因为长期使用的缘故,已经多出一个豁口,且被无数次的酱料,渲染的黝黑发亮,只是看着,就能感受到一股浓郁的臭味,甚至于不放酱料,也有臭味产生,颇有种后世茶养茶壶,养的时间长了,不放茶叶也有茶香的意思,只是这玩意散发的是臭味,丝毫没有香味可言。

趁着母亲订锅具的功夫,王方仔细思索了两天,顺带带人打听了一下各类容器的价格。

土陶类的容器最为便宜,每个只需要三文,量大的话可以降价,两文钱左右就可以购买。

再好点就是可以绘制图案的彩陶,以及多了一层釉的釉陶。

再往上就是各式各样的瓷器,这东西就不要想了,价格死贵死贵,说不定比香菇都贵,根本没有考虑的必要。

至于其他的,葫芦,囊,木桶等等,实在不太习惯,选了半天,终于决定下来,竹筒,类似于竹筒饭的竹筒。

这玩意价格便宜,制作简单,只要有点木工手艺的人就可以做到,甚至于普通人看上两眼,也能轻易制作。

王方所做的类型和普通的不同,早先他打算镶刻出螺纹痕迹,包装吗,怎么精细怎么来。

后来发现太过麻烦,打制一枚竹筒只需要几分钟时间,打磨螺纹却需要一个小时,还极易损坏。

第一时间更新《盘锦北旅田园一日游》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和云翥

布影

重生之娇医有毒

乌里丑丑

我家师尊是祸水

闻桂

女装大佬吃鸡路

浮罪

精准的失控

蔺沄

邪手毒医

有陶氏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