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wic.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我的漏洞人生》最新章节。

一旁的钟道临似乎对他二人的谈话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见到刘基突然朝谷外行去才出声笑道:“小兄弟这么急着走,莫非有什么要紧的事不成,斯影告诉我你们来时的小舟已经被海浪冲走,不如我送你一程吧,当然还有乃颜兄,可随我一同登岸!”

“我不走了!”

乃颜闻声摇了摇头,只是盯着半空中的青龙的看,接着低头凝视着广寒羿的身体半晌缓缓道:“原本两日之后会有战船接我离岛,这位汉人小兄弟如果愿意可在两日后随船离开,刚才发生的事我都看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广老师的样子就觉得此处才是我真正的归宿,汉人也好蒙人也罢,外面的一切从今天起再也于我无关!”

“我也不走了!”

刘基话一出口就止步站住,扭头深深地看了眼陷入沉思的乃颜,似乎对这个手上沾满汉人鲜血的刽子手有了另外一种感觉,悠悠对钟道临道:“其实他说的没错,妄我还想练成盖世武功驱逐鞑虏,还汉人河山,如今看来太也幼稚,武功再好又有何用,真正不平的该是这没有公理的人世间。[.la超多好]”

钟道临呵呵一笑,伸手入怀取出一本羊皮薄册朝刘基掷去,随意道:“人世间的公理或许就是平衡与不平衡之间的不断转换,一个平衡被打破终究会有某种力量使之再次平衡,你如今生活在平衡与失衡的大时代动乱之中,还有什么比今天不知明日生死更能动人心魄呢?这本《无道经》或许能够让你保持一颗平常之心,也算是感谢小兄弟救命之恩吧!”

刘基接书在手,激动的看了笑嘻嘻不当回事的钟道临一眼,知道说那些感谢的话只会让这个邪邪的怪人看不起,也就不再多说,将《无道经》小心的放入怀中,转身朝乃颜一抱拳道:“在下就留下来虚心向王爷请教王者之道,终有一日会还我汉人一个朗朗乾坤!”

刘基的意思再明不过,分明就是想从乃颜这个王爷身上了解蒙古能够不败的根源,再借此打败蒙古人,乃颜听后飒然一笑,虽然了解却也不多说,解开腰刀就朝林木丛走去,扭头见刘基仍然呆头鹅一般的站在远处,轻喝道:“汉人小子,你不是要学我蒙古纵横天下的原因么?本王领兵第一要诀就是今日之事永不留在明日去做,如常居此处必要伐木造屋以遮风雨,你还等什么?”

刘基闻言浑身大震,朝乃颜躬身一拜,立刻拔腿随着乃颜朝林木丛奔去,直至消失在钟道临眼内。

斯影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刘基跟乃颜从生死不共戴天的仇人到亦师亦友的转变,似乎觉得不可思议,身旁看到她发愣样子的钟道临打趣道:“美人儿觉得如何?人世间的关系比你们魔界来的复杂吧?”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斯影闻声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钟道临一番,就在后者正被前者的目光弄得浑身不自在的时候,就听斯影疑惑道:“你好像自从回到人间就变了许多,有点玩世不恭的样子,怎么会这样?”

钟道临笑嘻嘻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掰着指头道:“人嘛,总会想通的,你想我当初被师傅骗得多惨哪,什么禁燥,禁贪,禁欲,禁女色,禁…除了不禁酒肉别的没有不禁的,现在看来什么佛啊道啊都是骗小孩玩的,这些佛道之人自以为懂得了利用自然界的力量就是天下独大了,还弄了些泥塑的破玩意吓唬世人,我就没听过佛陀跟三清先贤有过这么无聊的举动,眼看能找我那师傅报仇,你说我能不高兴嘛?”

斯影闻声愕然道:“你该不会是被果比把脑子整坏了吧,还是在火山口里面被烤傻了?”

“呃?”

钟道临大感无趣,无奈摆手道:“算了算了,古人有些关于女人与小人的阐述还是颇有些道理,正事要紧,咱们还是赶紧上路吧!”

说罢故意不看身旁吹眉瞪眼的斯影,卡腰朝天上的青龙大吼道:“龙兄,小弟帮你解除了神鼎的镇压,你总要兑现诺言多少意思意思吧?”

天上看似张牙舞爪的青龙等钟道临话音刚落就低着个大脑袋来回扑棱,苦着个龙脸口吐人言道:“你这臭小子,本宫原本好好的在东海畅游,不料突然被你那从天而降的‘铁锅’砸入深海,本宫还没找你算账,臭小子倒是先敲起竹杠来了,你到底想要什么?”

“嘿嘿!”

钟道临脸不红心不跳,挠头讪笑道:“早就听说你那南海龙宫珍宝无数,想必讨几杯琼浆玉液献给我师傅龙大哥不会拒绝吧?当年小弟本答应替我那师傅打几角泸州老窖,谁知道稀里糊涂被困魔界逾三年,人间却已经过了十三载,这次要是小弟空手回了峨眉山,龙大哥脸上也不好看不是?”

说着大刺刺的瞄了青龙一眼,哭丧着个脸道:“想不到龙大哥也会愿赌不服输,唉!”

当初在魔界烈火岛的火山口内,因为吃多了寒冰魄而无处发泄的果比遁入虚无之刃后一道撕裂破开了时空,扭曲的空间霎时便吸纳了钟道临跟斯影二人,在那个错乱的时空中唯一能让钟道临感觉到熟悉的就是关伊破此宇宙之前护卫着的子午戊鼎。

在那个扭曲的空间中突逢惊变的钟道临只好拉扯着斯影遁循着这个熟悉的航标进入子午戊鼎,肉身被神鼎内的狂暴能量碾碎后元神只得躲入炼妖壶,可偏偏当时果比最不服气的幽霜恰好正在鼎内的空间中闭关修行,于是乎遁入了虚无之刃的果比不知道铆劲跟谁拼上了,驾驭着神鼎在这个扭曲的空间中一路高歌猛进,东游西撞。

被果比这个胡闹的小家伙惊醒了的幽霜当时根本来不及躲入炼妖壶,只能依靠本身的力量将神鼎重新引入人魔二界的时空通道,自己则被空间中反噬的力量不知带往何处,至今仍旧被困在鼎内,好在幽霜熟悉鼎内的空间,也不会像钟道临跟斯影这样会被碾碎肉身,虽是明知道幽霜不会有危险,可钟道临还是有些担心,暗怪果比没事惹事。

神鼎穿梭人魔二界回到人间的当日,在东海的一片汪洋之中,恰巧东海老龙王敖海正高高兴兴的带领着子子孙孙跟一群虾兵蟹将出巡游海,天空中忽然黄云隐现,一个如流星火球般的物体疾坠下界,眼看就要朝这里砸过来,顿时吓得夜叉弃戟逃命,水母扔伞跳海,虾兵蟹将更是惊得急飞狗跳,连老龙王也顾不上了,纷纷扭头跳海疾逃。

刚从南海来看望父亲的二太子敖钦最倒霉,尚未明白怎么回事脑门就准确的被下坠的火球砸中,昏昏沉沉直入海底,神鼎掀起的巨浪使得东海老龙王那帮虾兵蟹将溃不成军,等到发现二太子不见了回来救援,才发觉压住二太子敖钦的乃是当年封印魔族的九鼎之一,普通虾兵蟹将根本接近不了,这可是连老龙王敖海都没辙的东西道观。

众海神海妖只得陪着已经被气的哆哆嗦嗦的老龙王回宫,龙乃金鲤得道所化,本属妖界,要让它们去搬与其天性相抗的神鼎自然有些耗子在老猫眼前耍大刀—有贼心没贼胆,只得准备回去后遍撒帖子邀人来救。

二太子敖钦苏醒过来也感觉到了脑门上压着的东西不是凡物,大怒下摇头摆尾的行风起浪折腾半天仍是不得要领,无奈下只得认倒霉的老老实实盘卧在海底,祈求自己那帮兄弟跟手下能够早日请人来搬开脑袋上的鬼东西。

敖钦被神鼎镇压于东海海底的这段郁闷时间,不用说认识了跟它窘境颇似的钟道临跟斯影,难兄难弟的哥俩一人被神鼎镇压一人被困鼎内,无聊时自然不免互相聊天解闷,甚至打赌说如果敖钦那帮手下能够先把二人救出,钟道临就去南海替敖钦看七七四十九日大门,并且将炼妖壶输给敖钦,如果钟道临能够先碰上同类脱困,敖钦则要开放宝库让钟道临随便挑。

敖钦本身就是个颇为老实的龙王,跟钟道临本都是修身炼法的同道,也没有怎么小瞧这个与他岁数差了几千年的小道士,因为妖族难以接触神鼎,哥俩一合计干脆由敖钦施法,闹出陆起沧海生成七岛的神秘结果,这样自然会有人好奇下登岛一看,钟道临的元神也就能借助生人肉身脱困,最终脱离苦海。

等敖钦费劲折腾出来了七个岛屿才明白被钟道临这个早有敲竹杠预谋的小人算计了,这么一来当然是钟道临的同类发现神鼎的机会大,本来这条老实的南海龙王心中还颇有些不服气,可等到蜂拥登岛的那些渔民一来则让他感到了深深的失望,甚至真心希望钟道临能赢,这些渔民都是肉眼凡胎,一个个莫说能够发现神鼎,并且用灵觉跟神鼎建立联系,就连神鼎之力笼罩的七星岛都登不上,企图强行登陆的则是非死即伤。

眼看这么下去徒伤人命,好不容易引来了广寒羿师徒这两个冤大头,使得钟道临斯影跟敖钦能够按计划脱困而出,敖钦虽然嘴上说钟道临这小子敲竹杠,可心中仍是高兴为多,毕竟谁都不愿意顶着一口铜鼎没日没夜的卧在海中,更何况敖钦这个整日呼风唤雨做惯了龙王的一方“大地主”,早就憋闷透了。

当然一龙一人这两个算计了大半月的家伙不会把两人之间的预谋跟上当而来的广寒羿明说,广寒羿不但赔了徒弟还一个冤大头做到了底,这也是为何广寒羿始终不知暗地还有个青龙敖钦的原因,毕竟以敖钦的身份也不屑出面跟广寒羿这种尚未达至“不灭”层次的尘世方家论道,恐怕广老头临归真前嘴角那神秘的苦笑更是来源于此。

堂堂的二太子敖钦被如今有些入了邪的钟道临奚落的青色龙脸隐隐泛红,张牙舞爪的在半空中翻滚龙躯,腾腾白雾升起,不多时身子缩小化为人形,变成了一个头戴珍珠高冠,身披四爪龙袍的堂堂俊俏男子,站在钟道临的身旁不住叹气摇头。

“咦?”

钟道临这还是第一次还见化为人形的龙王,伸手捧起敖钦高冠上垂着的几串珍珠,两眼发亮道:“好大的珍珠啊,快,斯影快来摸摸,你别说,这帽子还真挺不错的!”

“去!”

斯影轻啐一声,杏眼圆睁,狠狠瞪了钟道临一眼,连她都以跟着这个贪财的小人为耻,对着敖钦尴尬道:“这个淫贼跟小妹不熟的,敖大哥别理他!”

敖钦因为被神鼎正中脑门的原因这些日子来老被钟道临奚落,反而对斯影这个总是帮他说话的女孩分外有好感,在三日前就认了斯影当干妹妹,此时也觉得钟道临这小子敲竹杠似乎有些上了瘾,简直还没打着蛇就先上棍儿了,这回居然连自己的王冠都算计上了,不由脑袋一摇脱离开了钟道临的魔掌,大怒道:“你小子不愧刚从魔界回来,果然染了一身魔气,谁说本宫不服输,本宫那座龙宫内的珍宝美酒任你拿,这灵珠宝观另有渊源,要是弄坏了你小子跟太乙那穷鬼可赔不起!”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青色玉佩,正当钟道临以为敖钦要发见面礼而心中暗喜的时候,就见敖钦手腕一抖翻掌托到了斯影的面前,笑呵呵道:“此寒玉戴之于身对周身血脉真元畅行,驻颜等皆有奇效,阳间之人只要肉身不腐就能赎魄还魂,大哥临来仓促,小妹可别嫌弃你敖大哥出手寒酸哦!”

“稀罕!”

敖钦这个南海最大的“地主”送出来的东西还能差到哪去,眼瞅着斯影喜滋滋的接下玉佩,敲了竹杠却没开胡的钟道临讨了个没趣,暗道什么他娘的临来仓促,还不是一没注意被老子乘坐的神鼎给砸晕到海里去了,想到这里心态略微平衡了些,得意的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朝谷外走去,还不忘招手催促二人道:“天快亮了,你们两兄妹还不快跟上,赶紧赶紧!”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终于出了一口鸟气的敖钦心胸为之一宽,跟身前斯影交换了一个胜利的眼神,高高兴兴的跟着钟道临朝谷外行去。

三人行至海边,敖钦这个土皇帝终于显出了一方地主的威风,随手从怀中取出个小旗扔到海中,不多时平静的海面就掀起了滔天巨浪,狂风呼啸,围绕在七岛外围的蒙古战船接二连三的被狂风大浪卷翻,不多时的功夫海面就被肃之一清,连浮起的船板活人都没见一个,也不知道那些蒙古战船都被卷哪去了。

确定了周围没有生人在场,从海面上翻腾而起的浪头上不断现出一个个长相千奇百怪的虾兵蟹将,有踩着螃蟹的探海夜叉,有一排排高举着黄銮伞的海母鱼女,一队队身穿盔甲的红虾螃蟹敲锣打鼓,喜气洋洋的踩着浪头朝这里排山倒海般的层层压来。

“恭迎二王殿下,恭贺二殿下龙体康健,洪福齐天,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一群海里的妖怪山呼海啸般的大吼大叫着迎接敖钦,这么隆重的仪仗弄得的钟道临跟斯影大眼瞪小眼,颇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敖钦这么有口皆碑的老实龙王都要讲这么大的排场,这要是老龙王敖海出巡那东海之上还不要乱了套。

伴随着阵阵欢呼声随着敖钦跳上一只巨海龟背的钟道临朝身旁正在看希奇的斯影摇头叹气道:“你大哥看来在这片混得不错,要我说影美人儿也别跟着我这个穷小子找其余八鼎了,干脆让敖老哥给美人你找个块头大的螃蟹将军嫁了得了…哎呦!”

跟果比学会了敲人脑袋的斯影自然不会跟钟道临客气,冲一旁捂着头直揉的钟道临破口大骂道:“你才嫁螃蟹呢,依我看这些美人鱼倒是水灵,不如让敖大哥做媒给你说门亲事,反正你也不打算做道士了,正好如淫贼你所愿!”

“那是那是!”

敖钦自从被虾兵蟹将们迎上龟背就显得格外意气风发,听到斯影跟钟道临的谈话内容后笑呵呵的插嘴道:“想本宫麾下十八万水军,统辖南海六万万顷海疆,娇妻美眷无数,要是贤弟看上大哥哪个无德无才的女儿尽管开口,咱们也好攀门亲家,叫一声岳父领回家个美人,这可是保赚不赔的生意,哈哈哈哈!”

二龙王敖钦回到海上就一扫整月来的晦气,找到个机会就拿钟道临报嘴上之仇,弄的身后钟道临愁眉苦脸的直叹气,毕竟此处是敖钦的地盘,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大道理末说是钟道临这个不想当道士的道士,就算是光脑袋的和尚都明白。

第一时间更新《我的漏洞人生》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一块橡皮擦

漂泊异乡

远离世俗享受孤独的诗句

闲鱼炖野鹤

汉末召虎

嗷来嗷去

人面组合

西瓜爱上夏天

长情不负

我住种花家

野男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风黎小君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