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wic.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家养妖夫》最新章节。

“三次……混帐,贼老天,你哪来的那么多三生石,都已经从时空裂缝掉出四十五个了,你家是开复活宝物杂货铺的吗?”

良久再无那重复重复再重复的眼前一黑一亮的感觉,释永信好奇的睁开眼,看见的是收敛了气势,恢复最开始那虚幻之身的摸样,伫立在他身边的棍已经不复之前的金黄色,而是一片血淋淋的鲜红色。

看着这跟捅了他无数次的棍,释永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呼佛号才算是暂时压下!

“原本以为棒杀了你这个位面主角,天道会震怒,亲自动手和我痛快一战,没想到居然会弄这般手段恶心人,当真晦气!小你给我听好了,虽然并非出自我之本意,但你既然传承了我之神通,执掌我的兵器,继承了我的血脉,日后就不要丢我的脸,不然就算隔着万千界域,我也必然施展手段屠了你,还有,那边那个小家伙也给我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躲在那里。”

言罢,始勾神深深的凝视释永信,仿佛在看一坨让人感到无比恶心的狗屎一般,苦笑叹气摇着头,然后对着旁边大喝着,释永信尚且完全摸不着头脑,就看见远处莫煌大摇大摆的跑出来,恭谨行礼道

“晚辈见过始勾神,前辈的神威一如神话那般强绝无敌,看得晚辈目眩神迷,忍不住在旁苦苦揣摩了一会,倒不是故意掩藏行迹。”

“虚头巴脑的话少在我面前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那藏身天之上异时空内的那一方小空间,估摸就是你眼下弄出来的那个天庭吧,然后地之下尚有一方阴幽空间,唤作地府是吗,哼,勾连天地,共计八十一重封印体系布置下的天罗地网,万千幽冥鬼兵严阵以待,两个小空间原力蓄势待发,只怕只需你一声令下便要降临此间镇压我吧,其他手段就无需我点明了吧,你倒是弄了好大的排场。”

莫煌打着哈哈:“始勾神见笑了,晚辈对前辈的敬仰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怎么可能做出动员一切可动员力量,一旦事有不对就准备武力镇压前辈的打算呢,这些都是我弄出来准备夹道欢迎前辈自太古纪元之后第一次回归的礼仪队而已!”

始勾神没有被莫煌这幅不着调的摸样哄过去,淡淡说道:“下次要别人放下戒心,麻烦你先放下武器,别告诉我那两大空间凝聚到恐怖能量是为了给我放礼花的,前些时日那你所发动的那什么盖亚终极神技命运长河,老蛇已经详细告诉我了,我觉得很有趣的,也许能真的给我带来久违的战斗快乐,但眼下却不是时候,等到日后你将这门神技完善了,我自会回来领教一下。”

莫煌笑容很是和蔼亲切,但语气有着与其面容截然不符的坚决:“欢迎前辈到时回归指导工作。”

深深的凝视,两人眼,都有着璀璨而炽烈的光辉在闪烁,是战意,也是期待!

“好了,其他的事我就不说了,这次老天爷摆我一道的事,我认了,至于你小的事情,我眼下便可明言告诉你,放手去做,那准备掀桌的家伙不会有好下场的,而那厮背后的势力也决计不会轻言妄动,毕竟眼下我们两方僵持,比拼的就是我和那幽冥圣者谁更快踏足永恒圣灵位阶,但这也并非短短数万年间可以决定下来的事情,这一方世界是我等的故乡,只要我还在,就容不得别人放肆,你就安心在这里证就你的道吧,我静待于星幽之海款待你的那一

日的到来。”

说完,始勾神也不待莫煌回答,虚幻的形体渐渐消散。

“呵呵,这言下之意……是拉拢吗?不过不得不说,这份人情我还真的要领着!啧啧,宇宙世道看来并不平静啊,天威圣者还要抱团结势互相抗衡,永恒圣灵才能当个头?看来这年头跑单帮不好混啊,始勾神的势力集团也许是个好选择?”莫煌呵呵一笑,呢喃自语了一句,而后转过头,上下扫视了释永信一眼,猛然拍了一下释永信的肩膀:

“恭喜你啊释大师,这一次你的奇遇可谓真真正正的旷古绝今了,啧啧!今日过后,释大师你就要牛到抖起来了啊!”

听见这番话,释永信的唯一想法就是……死了又死,死了又活,死去活来,然后死不去活不下,被扑杀了一次又一次,到底那一面可以和奇遇这两个字扯上关系呢?

正文376.变身前奏曲!

“我这能算得上奇遇吗?”

“怎么算不上,啧啧,估计是释大师你死太多次了有些糊涂了吧,好好看看自己现在的摸样再说吧。”

释永信愕然,然后如莫煌所言将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这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

体内流动着的是澎湃到不可思议的力量洪流,随着释永信呼吸而涌动,连绵不绝无始无终,明悟这份力量存在的第一个瞬间,释永信第一个反应是恐惧!

这力量太强了,微微倾泻一点,便是山倾海崩,天地浩劫,纵然是完美玄宇宙聚集起来的力量比起这力量的强度也差的无法计算。

释永信不可置信的轻轻握了一下手,似在确认这份力量的真伪,而后无形的震荡波在释永信握手那一瞬间产生,方圆数里顿时被一股强绝的力量轰下去整整一米,大地为之龟裂而震颤。

“喂喂,释大师你小心点啊,人道巅峰级数的力量只要稍微不注意就会给别人带来很大的麻烦的啊,你再不收敛一下,估计你的飞升雷劫就要找上门来了。”

释永信呆滞住了,一双眸死死的盯住自己的双手,不是为了这份莫名其妙而来的强绝力量,而是眼下这双手的造型。

一双毛茸茸,长满淡淡金色毛发的双手,这毛发,宛如……猴毛!!!

视线自手掌而离开,看向手肘,臂膀,而后是身体的其他部位,入目所见的一切,都是一片金色毛茸茸的!?

“厉害厉害,释大师你不愧福缘深厚之辈,不被外相所迷,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份力量上,而是第一眼就看到这一次最大的奇遇所在,我敢说,哪怕是以老天爷的能耐,要帮你谋夺这份机缘也煞是不容易啊,当初我也有过这样类似的想法,所以一直再找一个能给你三颗痣的女人,但没想到老天爷先我一步,找到了一个给你几百棍的男人。”

释永信以颤抖的手凝聚了空气的水分,凝聚了一面水镜,然后再其,释永信看见的是一张毛茸茸的脸。

淡金色的双眸,淡金色的毛发,宛如刀削斧砍般的刚厉脸部线条!顾盼之间冷电闪烁,自有一股嚣扬跋扈我为雄的气魄!

释永信第一个念头是……这厮是谁!?

第二个念头是……这厮长的和始勾神怎么有些相似呢?

第三个念头……卧槽,我照的不是自己的摸样吗?

所以释永信扯起嗓大喊道:“莫煌,这是什么一回事!?”

莫煌好以整暇的说道:“始勾神不是明白告诉你了吗?你继承了他的血脉啊!恭喜你释大师,从今日起你就正式脱离了羸弱的地球族群,走到哪你都可以昂首挺胸告诉别人,你是神武界太古神兽的一员,神兽之王始勾神的正统血裔孙,天生跟脚不凡,恭喜恭喜。”

继人类身份被魔王军剥夺之后,眼下就连地球生灵的身份都被剥夺了吗?释永信觉得甚是无力,定睛看向莫煌,释永信自家是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莫煌一定知道些什么。

“你就实说了吧,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老衲会变成这幅摸样?”

“呵呵,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老天爷花费血本请始勾神来搭救你,谁料到始勾神桀骜过头,不肯配合,所以老天爷就只能自己动手了,要完善你那改造失败的人造人之体,唯一的办法就是走上始勾神的路数,借着始勾神一次又一次轰杀你的机会,老天爷对照着始勾神所用的力量和降临时展现出来的本质,而后原版不动的复刻到你身上,最后就是这结果了,所以始勾神才会说老天尽做些恶心人的事。“

“所以我就变成这样了!?”

“嗯,就是这样了,其实最正确来说,你眼下与其说是始勾神的血裔,还不如说是天道制造的始勾神复制体,但无论如何,哪怕是始勾神本人看见你,也只能咬牙承认你继承了他的血脉,是他的后裔,如果他不想多一个弟弟或者另外一个他自己的复制人的话也只能这么做了。”

不管如何,结局总算是好的,释永信感受着体内无尽滂湃的力量洪流,人造人之躯的后遗症已经全然消失不见,念头一动,无数异能浮现上心头,呵斥之间便能掌控天地自然万物,呼风唤雨,排山倒海无所不能,一股上可摘星搬月,下可通行幽冥的无匹雄浑自信油然升起。

反正当了魔王军人造人那么久,释永信也练就一份不在乎自己还是不是人的从容心境了。

“很好,就是这幅自信,只有这幅摸样,才不愧你身体内的那份高贵血统,也不枉我费那么大的力气来救你于水火之,现在回归正题,我们来谈谈账务的问题吧,天庭天帝和地府冥主亲率领大军为你压阵,这份劳务出场费可不能小视啊。”

释永信看向莫煌的眼神很是奇异:“莫煌,你身为一代绝世高手,好意思谈这么俗气的问题吗?”

“这问题并不俗气,因为一直以来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完全不是我的风格,等价交换才是我行事的标准,你有没有想过,以始勾神这般桀骜狂躁的性格,会容忍老天爷硬是弄了一个他的复制人出来吗?你自己想象一下,有朝一日你家的市长请你回故乡衣锦还乡考察投资顺带旅游,你心情原本还是挺不错的,但你后来觉得投资不是很和心意,打算不干,结果那家市长突然杀出来,扒掉你的裤,强制取精拿去玩复制人啊,借腹生一类的把戏,结果还把孩丢在你面前威胁你恶心你,你试想一下你会有什么心情?”

释永信的脸色一下变了,事情的经过和性质也是也许是这样没错,但经过莫煌这张嘴一加工,顿时整件事变得**不堪到难以想象,其老天爷在其扮演的角色可谓节操堪忧。

而莫煌只是冷笑说道:“没有我带人马来压阵,加上始勾神也许有拉拢我的心思,他会放过你?别做梦了,就算老天爷狂开金手指给你无限复活都不好使,始勾神一再提升力量为了什么?只是为了更好更快更方便的扑杀你?别太自以为是了,始勾神这是已经做好不惜一切代价破灭天地的打算,再不济,扑杀你个十年八载也足以让这一方世界的算计全盘落空!还是说你不信我带人来救你了?”

莫煌一弹手指,天地然如水波般荡漾起来,然后在天穹之上,碧蓝天空开始褪色,无数仙光仙音袅绕降临,天花乱坠,无数金碧辉煌的仙宫玉阙在天穹上浮现,一座座浮空山崖上,一个个身披仙光云气的仙人手持兵刃严阵以待,容颜绝美的神武天帝身披战衣,背后是漫天闪烁的雷霆,汇集于其掌心,恐怖的能量乱流回荡于天地之间。

莫煌再一弹指,大地的尽头无数阴森宫殿骤然浮现,一个个身披玄黑战甲的阴兵林立,一眼看去,人头济济延绵到视线的尽头,居于阵的是一位身披大日黑焰光轮的伟岸僧人。

天地之间,无数狂暴而森严的能量洪流贯穿勾连,编织成一张又一张满溢杀机的网!

“不是这份排场,你真以为始勾神这般天下地下为他独尊,横行世间多年所向无敌的人物会乖乖吃下这个闷亏低头退去!?信不信我现在跑到域外吼一嗓其实我其实是路过的,我不认识一个叫做释永信的家伙,然后始勾神下一秒就会出现在你跟前,抡起棒继续轰杀到你?就算有老天爷罩着你,给你无限复活币外挂,但你一辈都不能离开神武界,不然只要你一踏出神武界,始勾神的棒一定如影随形而来。”

“那我们还是来谈谈钱的问题吧。”

钱财乃身外之物,出家人的格言在这一刻显得是如此的璀璨,尤其是在性命前途堪忧的时候,释永信并没有怀疑莫煌的话,那排场就在不远处摆着,还有,释永信可没忘记,始勾神临消失前最后看自己的那一眼,那叫一个意味深长啊。

释永信反复揣测,觉得其蕴含的含义完全绕不开你小等着,日后找个机会弄死你一类的信息。

第一时间更新《家养妖夫》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问心问道

小葱伢子

终是庄周梦了蝶定场诗

水上妖精

网游之逆天妖帝

雨蝉风雪

大明星老婆想让我告白

青椒也

快穿虐渣我是专业的

刘志祥

我真不是嫌疑人

盖世仙草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