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wic.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大隋女歌》最新章节。

本命盅是宿主最强大,也是最脆弱的盅虫,为了不引起钟道临体内自主的反击,蓝月牙当时与钟道临都是赤裸裸的一丝不挂,面朝面,胸对胸,通过腹部的紧密接触,让本命盅从蓝月牙自身的肚脐中穿出,再钻入钟道临的肚脐里。

这其中,一旦钟道临潜意识中的灵觉感到了危险,就会马上自主地发动攻击,米粒大小的本命盅根本抵御不了他体内强大的力量,一旦本命盅受损,蓝月牙也将立即随之凄惨的死去。

蓝月牙不想冒险,也不敢冒这个险,只能通过自己与钟道临肌肤的接触,先是双手,再是身躯,最后才是赤裸裸的全面接触,通过彼此含有体温的皮肤接触,心灵接触,慢慢化解钟道临心灵的敌意。

在本命盅从肚脐,一寸寸的慢慢钻向钟道临丹田的过程,蓝月牙更是像个母亲一样,紧紧抱着一丝不挂的钟道临,放开心灵最深处的壁垒,展开内心,拥抱钟道临的心灵。

这当中要让钟道临的心灵完完全全把蓝月牙当成自己人,丝毫不能有任何的抵触跟敌意。

自从相依为命的姐姐死后,蓝月牙刻意深深封闭的内心,这还是首次开启,放开了心灵的蓝月牙,也在通过与钟道临心灵的不断试探、交流、信任的过程,不知不觉陷入了另外一种莫名的情绪当中。

一缕情丝,就那么顺着钻进钟道临肚脐内的本命盅,牢牢牵住了两人。

苗族女子敢爱敢恨,察觉到自身变化的蓝月牙先是不信,后是恼怒,刻意的在内心中否定,甚至想过收回本命盅把这人杀掉……

等一切都无济于事,她才从内心的惊慌中慢慢走出,渐渐转变为对钟道临这个陌生男子的爱,自然的爱,无私的爱,甚至有些母爱掺杂其中……

心灵的彼此相亲相爱,是最高层面的爱恋,一个人能够欺骗感情,欺骗别人,甚至欺骗自己,但是永远都不可能欺骗自己的心灵。

即使再恶毒、奸诈、无恶不作的人,心灵也都是纯洁的,他们也会在黑暗中流泪,尽情释放自己的软弱,也会自己恨自己,发泄对自身的不满,更会在内心中不停的谴责自己的虚伪……

只不过当面对旁人的时候,他们不敢让人看到他们的内心,看到他们的软弱,看到他们的虚伪,他们只有在噩梦惊醒时,才能瞥见绝美的阳光,那是心灵的闪光。

他们伪装出的凶恶表象,能蒙蔽不知情的人,能蒙蔽自己,但绝蒙蔽不了自身的心灵。

这个世界既不是有钱人的世界,也不是有权人的世界,它是有心人的世界,钱与权都能蒙蔽很多东西,只有心不能。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钟道临已经昏迷了七天,在这七天里,他的心灵已经不受控制的亲近着另外一个心灵,加上他体内如今就有蓝月牙的本命盅,正是在这种双重影响下,钟道临虽然觉得自己对面前这个少女的亲近感有些不对头,表面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更像蓝月牙曾经经历过的那样,开始迷茫,疑惑,刻意否定,惊慌,恐惧……

可他自身的心灵却不会骗人,仍是亲热的召唤着另一颗心。

当两人都意识到这其中的微妙,当两人都无法拒绝这段奇妙的感觉,钟道临不知不觉中,渐渐远离了自己一直坚守的,那个清静寡欲的道心,蓝月牙也抛弃了愤世嫉俗,被仇恨填满的情绪,心灵露出的缝隙,不但没有补上,反而随着本命盅宿主的挪移,被无限扩大了……

钟道临经年苦苦坚守的道心,虽屡经六欲的诱惑,历经二求六难十魔的考验,一直抱定元一,未曾失守,谁知到了最后一难的情关,反而轰然顿开……

蓝月牙本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姐姐的死,给她造成的打击太大了,突闻噩耗,顿时感到万念俱灰,使得她的心灵从那一刻起,便被自己刻意的封闭,深深地藏起,姐姐的音容笑貌,与自己快乐的时光,已变成一粒酸楚的泪滴,跌落心底,永成回忆。

这次无心插柳,本为了解毒施放本命盅,心灵被迫开启,可这一开启,却再也关不住了……

两个都是多年刻意封闭的心灵,一旦开启并蹭出火花,绝对是燎原之火,焚天灭地,即使飞蛾投火,也在所不惜……

就像那些整日想着找姑娘,找男人的俗人,为了别人夸耀自己的伴侣而刻意去爱,去恋的人,那种爱恋是廉价的,经不起大的碰撞与考验,无所谓贞节与忠诚。

女人,无所谓贞节,贞节是因为受到的诱惑不够。

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

那不叫爱,不是恋,入眼尽是一片虚荣。

钟道临与蓝月牙之间产生的情愫,起于不知不觉,说不清也道不明,虽是一眨眼间的短暂,却像等了万年的久远,人都说和尚与尼姑一旦相爱,那才是山崩地裂,天地动容。

这俩人一个近于和尚,当然,属于酒肉和尚但不破色戒的那种,一个近于妖孽,比尼姑心狠手辣的多,试毒放盅都用活人做引,姐姐死后更是心如磬石,充满仇恨。

可两个各有束缚,风马牛不相及的人,此时却含情脉脉的对视着,自然的宽衣解带,携手入榻……一个尽情的索取,一个甘愿的奉献,肉体的缠绵,心灵的爱恋,就这么渐渐迷醉在一片从未体会过的销魂与缠绵中……

竹屋外,海天夜色如水,迢迢银河瀑卷,屋内,龙吟鸾舞,只羡鸳鸯不羡仙,茫然不辨天上人间……

今夜,别梦寒,当是无眠……

当第一缕晨光,穿过窗子,温柔的抚摸钟道临的光肚皮时,蓝月牙早已穿好衣服起来,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戴银饰,只是简单的盘了头发,含着娇羞的轻笑,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自己沉睡中的男人。

“咚咚”

门外忽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钟道临并没有被这敲门声惊醒,只是哼唧一声,趴在床上翻了个身,又继续享受这久违的春梦。

蓝月牙闻声眉头一皱,似乎怕打扰了钟道临的安睡,轻手轻脚的走出门,顺便把门轻轻的关好,省得一会儿刺眼的阳光,顺着开启的木门照到男人身上。(.la好看的棉花糖

她知道,人的眼睛一旦感觉到外面的强光,很容易被弄醒。

门外的段柔脸容憔悴,见蓝月牙穿着贴身亵衣走了出来,眼神迅速黯淡下去,咬着嘴唇轻声问道:“他…钟师兄醒来了么?”

昨日,此处忽然紫芒大作,立时便被很多万花岛的弟子看到了,可钟道临的“病”只有蓝月牙才有办法,而且因为一些不好明言的事情,蓝月牙不准许万花岛的人踏入小屋的范围,这才除了蓝月牙外,没有人擅自闯过来查看。

蓝月牙听到段柔的问话,娇羞着点头示意了一下,并没有声音发出,伸手拉着段柔的衣角远走了几步,才低声道:“没醒,正在睡觉呢,噢,不过已经从昏迷中醒来了。”

段柔脸色苍白,闻言只是轻声的嗯了一声,想必她也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罢了,沉默了少许才开口道:“月牙妹妹,钟师兄伤的重么?”

蓝月牙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假作娇嗔道:“我为了帮他疗伤,费了多大的劲儿,要是再不好起来,那可真是对不住人哩。”

说罢,忽然惊呼着用手一掩嘴,意识到了自己的语病,俏脸顿时飞上了一层红晕。

段柔看到蓝月牙得模样,娇躯微晃,怕被蓝月牙发觉,赶忙把微微颤抖的手放到身后,脸上泛起苦涩的笑容道:“妹妹妙手,姐姐就没有这个本事,我能够去看看钟师兄么…对了,师傅吩咐过,说是如果钟师兄醒来,让你去找她老人家一趟。”

清晨的空气显得有些潮湿,含着微腥的海风跟泥土气息,蓝月牙眯着眼,望了眼逐渐爬高的旭日,深吸了一口气,对段柔轻轻笑了笑道:“好吧,我现在就去找师姑,他就在屋内睡着呢,也该醒了,你…姐姐去看看也好。”

虽然有些不愿意钟道临被段柔吵醒,可还是懂事的点了点头。

段柔闻声一呆,这还是蓝月牙自姐姐死后第一次叫别人姐姐,而且这个姑娘两年来笑的次数,加到一起都没有刚才的多。

看着蓝月牙含笑跟自己道别,慢慢消失在眼内,段柔轻叹了一声,挪动仿佛灌了铅的双腿,慢慢朝小屋走去。

第一时间更新《大隋女歌》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小富即安

右食印

恶女

南湖菱

重生八零学霸小神医

夜亦兮

能力凭租契约

七小书

山猪图片卡通

九尾鱼

轻笑忘

子规醉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