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wic.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殇情晚歌》最新章节。

昔年,群魔齐上终南山,达尔巴为帮霍都迎娶李莫愁口中天下独一无二的“小龙女”助阵,也在其中。达尔巴曾随霍都打入过重阳宫,因此,当达尔巴看到全真道士的时候,登时认出了被霍都打伤的郝大通并禀告师父相关之事。

金轮国师此番来到大胜关为的就是争夺武林盟主,搅起中原武林风云,此时见到赫赫有名的全真教道士,焉能轻易放过,心里盘算着要以其为质,以待必要之时用以威胁、周旋,打压中原武林人士的气焰,让中原武人投鼠忌器、束手束脚,保证盟主之位不落空。

于是,金轮国师和达尔巴师徒两个一齐出手,将郝大通、孙不二、甄志丙和赵志敬四人一一擒住,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漏了一个陈清和。

那日,霍都另有他事要办,没有一起捉人,后来赶上英雄大会,霍都忙着思量如何应付中原武人,自忖师父金轮国师天下无敌,没将几个道士放在心上,因此,霍都只知道本方手里有道士,却不知道有几个道士,抓的都是谁。是以,当霍都看到陈清和的时候,先是一惊,心道:“难道没看好,让他们跑了?”然后惶急,则是因为怕之前的计划落空,失掉了手中的筹码。

程瑶迦和朱子柳一边询问,一边将陈清和带到郭靖、黄蓉面前。

在场的江湖人听了全真教一行人的遭遇,无不愤愤,指责蒙古

人狡诈,好不要脸。

霍都不再在厅中心戳着,回到师父身边询问对策。

金轮国师对霍都摆摆手,让他安心,对变故的发生仿若视而不见。他自从进到厅中,在与郭靖互相认识之后便一直未曾开口说过话,始终端坐,眼睛半闭半合,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黄蓉问道:“小道长,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郭靖曾经对黄蓉讲过当年杨过投师之时终南山上发生过的事情。

霍都一己之力能将郝大通打个半死,武功之高不可小觑。那么作为霍都师父的金轮国师,武功必远超徒儿。而郝大通和孙不二都是三四流的高手,哪怕加上甄志丙、赵志敬、陈清和,五人合一起也定非国师对手。实力如此悬殊之下,陈清和如何得到机会逃脱呢,不得不令人好奇。

陈清和听黄蓉这般问,面上泛红,惭愧道:“回黄帮主的话,当日,郝师叔祖和孙师叔祖在河边饮马,先跟那个国师对上,打了起来,我师父和赵师伯在一处山坡后看着我练功,听到打斗声才赶了过去。赵师伯看情势不对,担忧全军覆没,嘱咐我前来陆家庄求援,一脚将我踹下了山坡,然后跟师父一起去帮助两位师叔祖迎敌,因此,我才得以侥幸脱逃。”说到这里,陈清和顿了一顿,叹口气道:“可惜,没挑对地方,那山坡看着缓,我滚下去之后才发现下面又深又陡,险些摔死,一天一夜之后才从下面爬上来,一路打听来到陆家庄,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黄蓉、郭靖等人听了,哪里想到会是这么个情由,互相看了看,哭笑不得,只道全真教时运不济,老天爷开玩笑了。

陈清和窘迫不已,自觉丢人,不由得躲开众人目光,一偏头,恰巧看到了杨过,暗自吃惊:“他怎么会在这儿?”转念又想:“既然杨过在这儿,龙公子是不是也在?”忍不住在人群中寻找那道身影。

曾经,在古墓外的荆棘林前,杨过曾与给龙送东西的陈清和撞上过。那个时候,杨过不知怎的,就是能从陈清和的眼中看出对自己的鄙夷,读出陈清和认为自己不配待在龙的身边的意思,因此,他对陈清和的印象并不好。

后来,终南山红花坳中,杨过情不自禁与龙亲近,才知自己对龙产生了不一般的感情。在这一路追寻的途中,杨过有过疑惑、彷徨、有过对自己行为的不理解,反反复复回忆、分析曾经与龙在一起的日子,想知道自己对龙到底是个什么感情,似懂非懂之际,杨过也曾忆起过陈清和看龙的样子,这才恍然大悟:“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吧。”

不过,杨过并不觉得陈清和对龙的感情与自己一样,然而,属于自己的人被别人觊觎的感觉很不好。

杨过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杨过上前一步,走到陈清和身边,轻声道:“甭找了,他不在”。

陈清和闻言,心头一震,眼睛睁大看着杨过。

杨过挑衅一笑,提高了音量,客气道:“这位道长辛苦多日,磨难重重,想必疲乏不堪,赶紧坐下歇歇。”将自己的位子大方让了出来,

走到了朱子柳的身旁。

杨过这一声“甭找了,他不在”说得极快、极轻,周围乱哄哄的,除了陈清和这个有心之人外,再无第二个人听见。

其他人听到杨过让陈清和歇息,后知后觉这位小道长连日来着实不容易,忙催促他坐下,也不在乎陈清和有没有这个资格。

陈清和被杨过看得心虚,心里头明白杨过是看透自己了,不敢再流露其他神色,幸好,该说的已经说完,剩下的事情不是他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道士能管的,有些拘束地听从这些前辈安排,坐在了椅子上,垂着头,心中起伏不定,看起来似是极为疲倦不堪。

大敌当前,没人注意到两个少年的私下交锋、暗自较量。

黄蓉道:“咱们也不用费口舌说人家无耻,一并提了要求,哪一边赢听谁的,还是按照原来的安排接着打,朱大哥对霍都,靖哥哥对达尔巴,渔隐大哥多担些风险会一会那金轮国师。”

渔隐道:“无妨,我划了一辈子铁浆,悠闲半生,已经够了。只要是有利于国家之事,死在那国师手里又算什么”,豪言壮语,大仁大义,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杨过听渔隐这般说,心中颇受震撼,忆起当年龙带着自己第一次下山游玩,龙出手教训街上横冲直撞的蒙古军兵后对自己说的话:“过儿,你要记着,咱们习武之人,要心怀家国天下,讲究仁义,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这份能力便要担起一份责任来,否则,咱们的武功就是白学了。”心头一片火热,心道:“龙哥哥总是这般真心实意教我,我却,罢了,等找到了他,我便天天求他原谅,他若不喜欢我的话,我就死皮赖脸跟着。”暗自发誓再也不对龙作出越矩之事。

黄蓉见杨过走神,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问道:“过儿,怎么了?”

杨过眨了眨眼,收敛心思,笑道:“渔隐前辈心怀大义,晚辈钦佩,自惭形秽,羞愧不已。”

黄蓉笑道:“你知道自省便是将这些道理记在心中的,很是难得,不必妄自菲薄。”扭头对郭靖道:“靖哥哥,过儿有幸,得了个极好的人相陪、教导,这些年来长进非凡,内外兼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儿郎啦。”竟一反常态,对杨过赞许有嘉,言语中暗暗认可龙的存在。

杨过拱手道:“小侄不敢当。”听黄蓉说“得了个极好的人”,心中无比赞同,与有荣焉。

郭靖笑道:“哪里的话,你小小年纪能有这种想法就很不错了。”拍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同时留意到了妻子的话,不知道“得了个极好的人相陪、教导”是什么意思。

朱子柳、渔隐、陆冠英等人交口称赞,恭喜郭靖、黄蓉得了个好后辈。

朱子柳道:“小小少年通晓仁义,我们这些老东西怎么能不表示、表示,到了出力的时候了”重新捏起了竹管儿笔,走到厅中,跟霍都邀战。

然而,或许是日子选得不好,两人刚重新拟定了章程,一个折扇在手,一个毛笔轻挥,眼瞅着就要交手,这时变故再出。

厅外,又来人了。

众人看到一个少年走了进来,只见他一身白衣、轻裘绶带,丰神俊美,天下无双,只是神色淡然,如覆冰雪,犹如白玉雕成,不似真人。此时,厅中烛火辉煌,红霞掩映,竟没能给他苍白无比的脸上添上半分颜色,染上一丝温度,更显得他超然脱俗,仿似从九天之上降落人间的仙人,尊贵无匹,不染红尘,遗世独立。

仙人,是了,众人皆想,唯有此词来形容他最为恰当、妥帖,不会将他冒犯。

少年驻足厅口,似是寻人,眼光在厅中各人脸上匆匆掠过,绝不做无谓的停留。众人呆愣愣追随着“仙人”眼光,不敢出言打扰,一路飞驰,最后落在了另一个少年身上,不动了。

那少年身着蓝衫,眉清目秀、也是龙凤之姿,玉树临风之貌,此时,却神色怔然、欣喜若狂,痴迷地望着,如堕入红尘迷障,沉沦陶醉,不能自拔。

众人心中一动,皆道:“啊,原来是寻他,杨过。”转而疑惑:“为何寻他?”转念释然:“杨过小小年纪功夫出神入化,是郭靖、黄蓉后辈,能得庄主亲自接待,当世英豪赞许,乃人间难得一见的英杰,能得‘仙人’垂青不足为奇。”心绪竟在转瞬间起起伏伏、时而迷惑、时而开明。

第一时间更新《殇情晚歌》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假如魔王是个女装癖

华晓鸥

大唐第一败家子

酸酸草莓酱

妃常强悍

皇甫颜希

星空大武道

南朝近卫

山景花图片素描

伶仃仃

叶少别后悔

金色小猪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