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wic.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在诡异世界只为不疯狂》最新章节。

这叫什么理论?花氏兄弟同时哼了一声,怒道:“谁要找个便宜老爹。”他们最担心的就是有别的男鬼会看上自己的老娘。也不知他们爹娘在地下能不能相互碰到一起。

这种问题也至于争论成这样?

忽听得地上发出了一声嗤笑。三人低头一看原来是公子易醒了。

其实公子易早就醒了,他听他们说要杀他,而卫小七拦着不让,他怕自己醒了会死的更快,便继续趴在地上装晕。可后来,这些人越说越不像话,连便宜老爹都冒出来了,不由心中好笑,一时忍不住便笑出声来了。

花飞蝶见和卫小七矫情半天,没什么结论,正由满肚子火气没处发泄,见公子易醒了,便一脚踩在他后背上,顿时把公子易疼了个两眼冒金星,啊的惨叫了一声,立刻又昏了过去。

卫小七看着公子易的惨状,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她不敢再跟两朵小花争论

下去,期期艾艾的了半天,才说道:“其实你们已经杀过公子易两次了,只是没杀成而已。”

听她这么一说,花如蝶忽然道:“小七说的有理,咱们当时发誓的时候只是说要杀,又没说过一定杀成功了啊。”

花飞蝶一听也觉得有理,他们只是没杀成而已,又不是没杀,确实不算是违背誓言,对他们老娘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了,便笑道:“既然如此咱们也不用废这个劲了,谁稀罕替思毓那小子干活。”

一片云彩便这么忽然而来,又忽然而去。

既达成协议,他们便奔西南方走下去,琢磨着找个地方暂时避一避。

几天之后,卫小七躺在了苏苏家里的一张床上睡的分外的香甜。

在她身旁地上,呈三字形,躺着的是同样负伤了的花如蝶、花飞蝶和公子易。

苏苏家里只有三间屋子可以住人,上次来的时候苏苏的丈夫不在,房间勉强够用。可这次不一样了,苏苏丈夫回来了,家里有一次性多了好几个人,那三间屋子根本就着不开这么多人。

最后只好花如蝶、花飞蝶、卫小七、公子易四个人一起睡一间,唯一的一张床让给了卫小七,其余三人都躺在地上。

本来卫小七可以和老仆一起睡一间房的,不过那老仆素来性格古怪,坚决不肯和自家小姐以外的人接触。最终无奈,只好四人挤在一间屋子。

幸亏他们奔波了几日,累极了,一躺下就睡着了,倒也没觉得太过难受。

不过等醒过来的时候,可就惨了。

老房子里湿气大,躺在地上睡一晚,第二天醒来,就会腰酸腿疼,浑身觉得不舒服。

“不然拿热毛巾敷一下吧,可能会好的快点。”卫小七出主意道。

忽然扭脸看见公子易还躺在地上不起来,不由有些诧异,挠了挠头道:“公子易这是怎么了,都这会儿了,还没睡醒吗?”

花飞蝶道:“小七别搭理他,去给我拧个热毛巾来。这日子没法过了,要明天还这么睡的话,估计命都得丢半条。”

卫小七很听话的出门打了盆热水,然后拿了毛巾过来。

把水盆放在桌上,忽然想起一事,问花飞蝶道:“你没觉得咱们少了一个人吗?”

花飞蝶摇头道:“没觉得啊。”都这么多人了,晚上睡觉都没地方,哪里会少人?

“咱们好像把李阳给忘了。”卫小七托着下巴道。

李阳可真是倒霉,白跟她出生入死了一场,她居然到现在才想起他。

“李阳那小子没事,小皇帝去了会护着他的,根本没有危险。”花飞蝶道。

卫小七听他这么说,才放了心,伸手给他们递毛巾,一抬脚。被绊了个踉跄。

低头一看,发现公子易还躺在地上。

两朵小花从他身上迈过来,迈过去,也不见他着恼,按公子易高傲地性子,没那么容易说话啊,他这是怎么了?

卫小七越看越奇怪,忍不住去摸了一下公子易的额头。不由惊叫道:“公子易发烧了。”

“发烧很稀奇吗?人人都会发烧的。”花飞蝶继续用热毛巾敷着后腰,半点不为所动。

花如蝶在一旁说道:“小七,去找苏苏,她懂医术的。”

明明兄弟两个腰都疼,但明显花如蝶比花飞蝶显得镇静的多。

卫小七答应一声,很仁慈的把公子易移到床上,然后跑了出去。

卫小七着急毛慌的跑到苏苏的房间,忽然想起苏苏地丈夫回来了。他们昨天来的比较晚,那时候苏苏夫妻已经睡下了。所以并未见到苏苏的丈夫。

卫小七琢磨着直接踹门进去不太礼貌,便很难得的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很熟悉的声音道:“进来。”

卫小七心中纳闷,莫非苏苏的丈夫她认识?推门一看,里面坐着的一个人。正在端着茶杯喝茶,而那人赫然是自己的三师兄卫界。卫小七双眼立刻瞪成了包子,大吼道:“三师兄,你是个出家人,怎么能娶妻生子?”

这也太意外了。苏苏的丈夫居然是卫界。她好似一盆冷水浇头。心戚戚。犹如怀里抱着冰。脑中不断闪出卫界被云中宫大刑伺候地场面,还有他凄惨的叫声。天做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做道士,就要守道士的清规。

卫界笑道:“小七,你想哪去了?我是今天刚来的,苏苏地丈夫乃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怎么可能是我呢?”。也怨他,一大早就坐在苏苏的房里,也难怪卫小七会误会。

卫小七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等等,泰山北斗,武林中貌似只有一个人能被称作泰山北斗,想到此,她不由惊问道:“莫非苏苏是咱们的师娘,你奉师傅之命前来照顾?”

她忽然想起上次她回云中宫的时候,曾见过好几次,师傅拿着一把小梳子梳头,梳一下照三照,还一副很臭美地样子,原来这就是人老心不老啊。

云中宫中正在梳头地云中天尊,忽然连打了两个喷嚏,不由揉了揉鼻子,想到,谁刚才骂我来着?然后继续梳他地头。边梳边做着造型,人老了头发就是少,不好好梳理一下,就会被徒弟们发现自己卸顶了。

若是云中天尊知道自己因为梳个头,就被卫小七扣了这么个屎盆子,估计以后再也不想梳头了。

卫界闻听,脸色不由转黑。

他一贯是温文尔雅的好形象,不过此番听了卫小七的这番话,嘴张得刚好能塞个鸡蛋,好半天才合上嘴型道:“小七,不可诋毁师傅。”

卫小七一皱鼻子,心想,明明是你说地吗?怎么会是她诋毁的。在卫小七心中真正能称得上泰山北斗的只有自己的师傅了。她猜是师傅,也是情理之中啊。

卫界懒得再跟她矫情下去,扭过脸不理她。他能在这里见到卫小七很感意外,本来心情还算不错。不过这会儿让她几句话给气得不想说话了。也只有卫小七这个没脑子的,其余的人谁敢这么败坏师傅的名声啊。这要传出去,师傅就不用在武林中混了。

卫小七忽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忙问道:“苏苏呢?我找她有事。”

“苏苏出去了,得等一会儿才回来,有什么事先跟我说吧。”卫界道。他到底是脾气好,生气也从没超过一刻钟。

卫界好像是通医术的,卫小七便把公子易发烧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卫界想了一下道:“先去看看病情吧,我现在手里没药,也不知治不治得了。”

“死马当活马医吧。”卫小七推着他就往外走。

此时若是公子易听到卫小七说他是死马,估计得气得跳起来。以前都是公子易占上风欺负卫小七的,但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如今的公子易恐怕很难再有昔日的威严了。

来到他们暂住的蜗居,卫界帮公子易诊了脉,说道:“他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冻着了,以后不要再让他睡地板了。”

花飞蝶在一旁冷嗤一声道:“真娇气,这还算男人吗?睡个凉地板也能成这样。”说着又想到自己这会儿腰还疼着呢,忙对卫界道:“假大夫,给我也看看腰,怎么疼得这么厉害。”卫界并未行过医,自是自幼看过几本医书,然后能看些小病而已,所以花飞蝶一直耻笑他为假大夫。

第一时间更新《在诡异世界只为不疯狂》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万万没想到我成了皇帝

莫惜情

圣古帝尊

轻舞翩然

无敌黑拳

郭少风

《梦回远山》观后感

一根跳绳

欢喜福邻

想跑快的蜗牛

崛起在晚明

甜思思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