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wic.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历史的屋檐》最新章节。

“妈妈危呀!”

钟道临总算是迷糊过来了,大惊下赶忙用左手抱起身旁地下陷入昏迷的梅冰蓝,右手“瀑卷银河”星手劲发,山洪般的庞大气流漫无目的的朝四周猛挥,如瀑布一般将身前成堆的射群狂卷抛飞,以减轻墨白的压力。

一时间劲气横空,飞沙走石,满天的肉块血雾伴随着浓烈的腥气刺鼻的扑来,脚下的岩石被染成了一片鲜红,汩汩的血流随着石头间的缝隙不住地流走。

等到钟道临和墨白差不多清出了一丈见方的空地,梅冰蓝才悠悠转醒,刚一睁眼就看到了这般景象,赶忙红着俏脸从钟道临怀中挣脱出来,立于二人中间站定。

钟道临嘿嘿怪笑一声,也顾不得跟梅冰蓝招呼,只是疯狂的挥舞双臂,狂暴的劲气“嘭嘭”的撞向潮水般涌来的蛇群,内中直唤娘,从小到大,他对这种软体冷血畜牲就充满了恐惧,加上当年入道门前曾被他后来的“白蛇姐姐”吓出了些心理阴影。

他是宁可对上千军万马也绝对不想招惹上一条蛇和蜘蛛,没成想却遇到了满山遍野的毒蛇,这些蛇颜色艳丽,千奇百怪的形状各不相同,一看就不是善类,比当初跟玄机子与伏虎和尚在利州城外,洞窟中遇到的那些五毒之物有所过而无不及,吓得他比对上花灵儿等人的包围还要紧张,几乎是倾尽全身功力的朝着蛇群猛轰,不住的将蛇群轰的骨折筋裂,朝后抛飞。

场中的梅冰蓝噗嗤一笑,似乎对谷中的群蛇毫不害怕,反而对被吓得满脸苍白的钟道临更感兴趣,看到他忙手忙脚,鸡飞狗跳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了起来,白皙的双手慢慢高举过顶,如十朵莲花不住绽放,低喝出声:“金精猛兽,阴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枢诡藏。俱侍卫经,随所拥护,捍厄扶衰,乾坤浩令,赦!”

蓦然,梅冰蓝整个身体忽然亮了起来。

“噗!”的一声,十道金黄色的光华从她挥舞的双手急射而出,直刺苍穹,忽然又从高空中不住落下,如倾盆大雨般洒下点点金芒,稍一着地便如水银般流淌,慢慢的组成了一个八角星阵,来回转动,只要是群蛇的身体稍一接触八角星阵的外围,就好似空气般的被蒸发,尸骨不存。

一旁的墨白看到梅冰蓝运行秘法,暗骂自己糊涂,只要在外围形成一圈儿保护层,就能阻止源源不断涌入的蛇群,何必像个呆头鹅一般的满场乱蹿,想到这里也是默运秘咒,蓝色的火焰“噌”的从食指迸出。

他脚尖儿轻点地面,腰盘一转扭动身形,如一缕轻烟般绕着梅冰蓝刚刚布下的八角星阵一圈儿,而后迅速的退入圈中,蓝汪汪如鬼火一样的焰芒在阵外无火自燃,蛇群这次终于放弃了到嘴的美味,好像知道墨白这种来自体内三昧真火的厉害,只是不住的游走于圈儿外,却再也不敢逼近。

这时候三人的身上都沾满了溅上的蛇血,腥腥的气味逼得人直想吐,特别是钟道临,上衣基本被蛇血浸透了,脚下的鞋子也是粘粘的,忍住想呕的欲望朝两旁看去,到了现在才有空打量四周的环境。(.la好看的棉花糖

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处在了这样的一个空间,这是个谷地,四面是嶙峋的峭壁,这座山谷山势蜿蜒,怪石耸叠,崖壁寸草不生,远望半里远近,方觉地势略形开朗,里面小山如阜,草长过人。

三人身处的这一段谷道因为寸草不生之故,看得较为清晰,许多大石累累的石缝之间,有时也会探出一颗三角形的蛇头来,森寒的一对小眼儿冷冷得盯着他们看,山石和峭壁间也有正在蜿蜒游行的庞大蛇类,背后蛇纹五颜六色的叫不出名字,不过只看这些蛇的三角头扁平的像一把铲子,就知道他们不是无毒的蟒蛇,绝对不好惹。

钟道临望着圈外密密麻麻不住扭动的蛇群,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呼出一口热气向两旁问道:“这里是什么鸟地方?咱们怎么到这儿来了?”

墨白没好气地看他一眼,伸手擦了擦溅在脸上的鲜血,闷哼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刚一睁眼就到了这个鬼地方了。”

钟道临愕然的望着墨白,听到他用自己的语气招待自己,却无法生气,因为连他本人都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本是让墨白和梅冰蓝二人把功力传给自己去对抗八卦图中的那股力量,没想到莫名其妙的在脑中出现了一段莫名其妙的图像跟经文,然后一醒来就身处这个所在了。

“我们还在秦皇陵墓冢中!”

经过片刻调息后,梅冰蓝轻轻说道,“据史料记载,嬴政之墓有八方神兽守卫,七阵星辰拱护,日月银河流转,看来我们是走反了!”

钟道临瞪大了眼睛,喃喃道:“走反了?”

墨白也露出了迷惑之色,期待着梅冰蓝的下文。

梅冰蓝看了看呆头呆脑的二人,知道他们都没有听说过,点了点头,轻启朱唇道:“据《史记。封禅书》记载,传说当年秦文公出猎俘获一条黑龙,明确地称秦得水德,按阴阳家的说法‘水主阴,阴刑杀’,始皇不仅据以改正朔易服色,统一规定以六为度,而且将黑龙魂魄封印在都城咸阳一处龙脉,以求死后能够借助神兽护卫自己的魂魄不散!”

钟道临大讶道:“还有这种事儿?”

他对龙和蛇可谓讨厌到极点,刚进来就被“银色水龙”欺负,现在又碰上一条什么死过的黑龙和无数的毒蛇,想不烦都难,不免心中惴惴不安。

梅冰蓝神色转为凝重,沉声道:“小女子也以为这不过是个传说罢了,可事实上古人所记载的稀奇古怪的事都让咱们遇上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就是黑龙峡谷了,而且是进口的最后一关。”

墨白不管身边被吓得直打颤的钟道临,扬声问道:“那么依寒小姐的意思,我们要出去还不止这一层?”

梅冰蓝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道:“应该是个阵而不是层,而且这个天然大阵是不住运行的,无论我们身处在哪个空间,都会被绕进阵来,只有依次破掉七个外围的神兽魂魄封印,才能到达阵中的一点,也是最强的一点,只有那里我们才能走出去,或者重新的进来!”

“我的妈呀!”

本身就听得毛骨悚然的钟道临再也顾不得美女在前要注意形象了,“咕咚”一声,一屁股坐翻在地,抱头惨叫道:“这种邪门地方居然有七个?”

梅冰蓝瞟了他一眼,憋住笑意道:“不,应该是二十七个!如果我们能平安的过了这里,再往前走应该就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各自守卫七宿的二十八妖星大阵了,最后才是黑龙神兽守卫的炼妖塔!也只有从那里咱们才能出去!”

墨白听到梅冰蓝说到“炼妖塔”的时候,身子微不可察的震了一下,眼中突然现出了一抹精芒。

听到这里的钟道临已经没有脾气了,也没有注意到墨白的异样,痛苦的比上双眼,凄惨道:“天啊,两位英雄,小弟不玩了,早知道谁有心情往这里跑,这能出的去吗?”

也不怪他胆小,眼前的这个叫做黑龙峡谷的蛇谷就够他喝一壶的了,漫山遍野的毒蛇一眼望不到边,只要被咬上一口,估计也就离死不远了,他可不想试验一下自己的抗毒能力有没有用。

听梅冰蓝的意思好像只有这个是没有神兽守卫的,这地方的老大黑龙跑去守护什么炼妖塔去了,听名字大概是个跟自己的炼妖壶差不多的地方,没老大的蛇谷都这么邪乎了,后边还有二十七处有神兽驻扎的地方,他想不害怕都难。

梅冰蓝不管钟道临的大呼小叫,反而大有深意的望了身前的墨白一眼,显然是注意到了他刚才的反应,开口道:“墨大哥有什么问题么?”

墨白知道自己无意间的举动被对面这个细心的女子收入眼内,既然是已经到了这里,也就没什么隐瞒的了,坦然笑道:“此次小弟来此,正是要进入炼妖塔寻找一件物事,故此阵我是非闯不可,有死而已!”

坐在地上的钟道临腾的蹿了起来,伸手放到了墨白的肩上,勾肩搭背,笑嘻嘻道:“好,英雄!不愧是幻宗奇才,面对如此险地毫无愧色,毅然不顾生死,勇往直前,真是我等的楷模,犹如太阳一般照亮了小弟的前进方向,墨大哥简直就是我们指路的明灯,那个……”

墨白越听脸越难看,他跟钟道临这小子相处久了,知道他的脾气,夸的你越重越是没好事儿,能把人卖了还让你帮人数钱,赶紧打断他滔滔不绝的马屁,无奈道:“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钟道临的招数被人识破,也不见惭愧,不好意思的嘿嘿笑道:“墨大哥,不知道为啥,到了这里就算辟谷都没用,突然感觉到肚子很饿,你还有干粮没有,拿来点给我垫一下肚子!”

说罢又手按肚子,“咕咕噜噜”的声音响起,嘻嘻的笑了起来,望向墨白的眼光充满了期待。

墨白和梅冰蓝本来听得一头雾水,到了最后想不到他就是为了点干粮,都微张着嘴,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仿佛一时间接受不了的样子。

钟道临看到二人的表情,嘴角一瞥,光火道:“奶奶的,你们不饿么?为什么自从到了这里我就感觉到好像十天半个月没吃饭的样子?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你不是带着干粮的吗?”

被钟道临这么一说不要紧,墨白和梅冰蓝同时清醒了过来,肚腹之中果然有股饥肠辘辘的,而且是特别饿。

刚才激烈的运功发劲中没有注意,这会儿却发觉不是普通的饿,好像是几天来没吃饭的感觉,这会儿一下子都涌过来了。

“咕咕噜噜”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不是钟道临造成的,是三人的肚子同时响起了警报。

墨白下意识的学着钟道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干粮带下来没错,可早就不知道掉哪儿去了,前几天都没有饿的感觉,也没注意。”

说着说着看到了对面钟道临越来越不抱善意的眼光,赶忙道:“不过这里的蛇都能吃,越是毒的蛇肉越鲜美,吃点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嘿嘿!”

不仅梅冰蓝脸色白了一下,钟道临眼睛也是瞪得大大的,脸给气绿了,虽然说人饿了连蚂蚁和蚯蚓都要吃,可他自己却从不吃这些玩意儿,大怒道:“要吃你吃,饿死我也不吃蛇,反正我干粮都交给你了,你负责,等你吃饱了,我吃你的肉!”

说罢,两眼一黑,晃晃悠悠的坐倒地上,没有饿过的人,绝对体会不到饿得前心贴后心的感觉,何况是在将近十天以来粒米未进的情况下还大量的耗费真气,刚才的一阵消耗,使他饿得已经有点晕了。

万蛇盘踞的山谷中升起了袅袅的青烟,刚才还气势汹汹要吃掉三人的蛇群都认识到了他们自己才是受害者,都一扭一扭的躲得远远的,不管大蛇小蛇再也不靠近过来了。

一阵爽朗的大笑从炊烟袅袅的地方穿了出来:“来来来,尝尝蛇胆,嘿嘿,凉性大补,嗯,好吃好吃,就是蛇血难喝,太腥了,我说你这么厉害,找个锅把蛇血热热吧!”

刚才还对蛇怕的浑身乱抖的钟道临,这会儿正开动口舌,大口大口的撕咬着手上的蛇筋,不住的吐出碎骨,满嘴都是蛇油,一边大力的嗅着空气中的肉香,一边手舞足蹈的从篝火架上取下烧烤好的蛇肉,尽管没有盐和调料,还是吃的津津有味,还不停的催促身旁的墨白搞个锅来!

墨白看见自己烤的蛇肉都被钟道临给吞光了,那小子还不停的把自己当成店小二使唤,没来由的给气乐了,伸手从火种抓出一根儿燃火的枯枝,一把朝钟道临扔了过去。

“噗!”

钟道临抬手用手里的没吃完的半条蛇皮把燃烧着的枯枝给卷飞了,笑嘻嘻的赔笑道:“哈,墨大哥喜怒,来来来,客官,美味的蛇肉来喽!”

说罢从篝火架上取下一条烤得流油的花皮蛇,双手递给了横眉竖眼的墨白,笑呵呵的直点头。

墨白抵御不了浓浓的肉香,没空跟他计较,伸手接过冒着白烟的蛇肉,也是用牙大口的撕咬着,对身旁的梅冰蓝含糊不清的问道:“还够吃吗?”

第一时间更新《历史的屋檐》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魔法真主

山河

福气安康

叫我老火

宝贝,就要宠你一辈子

瞎练

虎啸山川什么意思

天命修罗

思念成疾怎么跟对方说

吃肉的羊

太后不愁嫁

纪念这一天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